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方土:在水墨世界里坚持与创新

英雄 

洄墨系列之一(水墨) 方土

作者 李贺

方土是一位实力雄厚的国画家,不仅精于大写意花鸟,而且人物、山水,实验水墨,无一不涉足、无一不风格鲜明,其整体创作风格显示出一种纵横捭阖、古今贯通的气势,近年来他在画界越发风生水起,除了梅兰竹菊等传统题材和大量写生作品,他2017年推出的人物画《未来战士》《战狼》,实验水墨画《惊蛰》系列,大型花鸟作品《天滋地养——岭南百花时代新》(合作),都引来各方关注。

建立在好奇心之上的创新

30年里,方土从花鸟到山水,从山水到人物,从师古到实验,从实验到创新,可以说步步领先、其人亦以敢闯敢言著称。早在1986年他20出头,就在广州美院毕业展上崭露头角,其毕业代表作之一的“岭南花鸟四条屏”被业内称道至今,据说当时被老师们评为“让人看到岭南画派发展的可能性”。

上世纪90年代他举起“实验水墨”大旗,到新世纪初他虽然不再给自己贴标签,但初衷未改。他敢于从自己画熟拿手的内容里跳出,不断尝试新画法、新领域,他曾经说:“艺术要表达思想、表达情绪,有的人一辈子都在画他熟悉的东西,画法纯熟、画技精湛,可是除了形式美,作品里看不到他的思想、他的情绪,更看不到他的进步。”

其实作为一个画家来说,也许最怕的是沦为画匠,为什么吴冠中说100个画家也顶不上一个鲁迅,因为你创作一个作品,最关键是要表达你的思想、表现内容,而不仅是美。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,风格!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摆出来,如果不能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是你的作品,那不能叫成功。

有些艺术家自恋、自负到听不得别人说自己的缺点,听不得看不得他人作品的好,眼里口里只有自己。他们可能每天都在钻研画艺,但对外界的事情和新闻不感兴趣。可是方土不同,他甚至能听一个实习生大谈美国大选内幕,听一个文学青年谈诗歌,而且听得津津有味。方土在艺术上的孜孜以求、对不断创新的尝试,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好奇心之上。

超越花鸟的水墨追求

近年来很多人对方土的印象都停留在花鸟画、梅兰竹菊和四条屏上,究其原因,一是花鸟画太受国人欢迎了,所以方土在市面上流通的作品、拍卖成交的作品,甚至捐给慈善机构的作品、朋友迎来送往的作品,都是花鸟画、四君子图为主;原因之二在于方土对画兰的热爱已经到了一日不画不欢的地步,十几年前有一位艺术鉴赏家就评价他说:“以方土的资历和年龄还在每天画兰草,而且不是那种养在花盆里纤细有型的兰,他画的都是山里的野生兰草,毕竟让人有些不解,因为千百年来中国文人就在画梅兰竹菊四君子,画兰不易超越、更不易画好。”可是,什么也挡不住热爱,随着年龄的增长,方土似乎越来越爱画兰了。方土的作品其实远不止于花鸟,即使是花鸟,他的作品也在不断地创新。

方土的山水画也自成一格;其长卷雄浑、伟岸,画面里透出一种神秘的气息,让观者进入“深山不见人”的境界:密林遮天蔽日,即使大白天也感觉天色幽暗;与历史上中国山水的奇绝、孤高、空灵不同,它徐徐拉开、引人入胜,完全用墨色(而不是用线条)营造空间、布局画面,并且只用墨色就能达到一种独特的表现力;他的山水如同他的花鸟画一样,个人风格浓厚,黑魆魆灰蒙蒙(有时套一点青色)的墨色尤其透着潮汕鬼才、海边仙山的气质,一看即知是谁的手笔。

方土的一系列人物画,包括其代表作《热风》《天高云淡》《好榜样》《六祖慧能》《岁月如歌》都采用点墨画法,结合了油画人物的画法。在他笔下,人面不是一种均匀的颜色,不是素净的,而是由墨色构成,饱含了岁月沧桑的痕迹,承载着无限的表情和复杂的内心世界。

写生小品渗透人生体悟

方土很多优秀的作品出自那些厚厚的写生小品稿,那是他多年来走遍祖国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深入老区、深入高原边塞,日日手不离笔墨积攒而成,看似信手拈来成佳作,其实他呈现给大家的都是反复修改出来的精品,精品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艺术家不满意而撕毁的作品。他的小品还有小古人系列,似关良又不似关良,除了一些民俗生活,他的小古人系列更多是追求哲理性、甚至佛理禅宗,渗透着他自己的人生体悟。

方土作品中最令我震惊的,是很少为外人道的人体水墨作品,他的水墨人体从上世纪90年代的《洄墨手稿》系列到有标题的《伦》《散》《物》《照》再到无标题的《人体》系列,以及近年最新的人体写生,大致可以分两类,一种以毛笔线条为主,寥寥数笔勾勒出生动的人体,一律省略五官面庞,只在笔墨间描绘其动态;另一种是泼墨式,人体从墨迹中呼之欲出,似乎要挣脱平面束缚从淋漓墨色中钻将出来,这部分没有线条,全凭墨意、画法淋漓恣肆,似天然形成一般鬼斧神工。观者可从黑白两色间分辨出女体及融于墨色的背后的男体。这些作品直接用水墨与今日世界艺术的接轨和对话,其创新性可媲美立体派之于印象派、印象派之于古典派,是一种巨大的变革。作为一个十岁就开始立志成为画家、二十岁就把传统花鸟画出新意、出去写生又能现场画一幅人物油画的老手,创新是他的责任,也是他的必然。

环球人物杂志:很多老百姓一直在盼望房价“大跳水”。

即便是在正常情况下,我们对我们的痛苦往往并不十分了解。最常见的误解就是,当我们觉得自己痛苦的时候,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想象成全世界最痛苦的人。这是非常自然的,因为我们自己的痛苦我们亲身感受,而别人的痛苦我们又很难真正做到感同身受。所以,如果不努力分辨,我们当然会觉得我们自己最痛苦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ebhezc3.jp-wallet.com/f3rk3cn0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02-21 02:12:21

名人堂  真假公主  光荣绽放  nana  捡个校花做老婆  暧昧高手  昕锐  伦敦  挪威森林猫  考研励志壁纸